生春花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60小说网www.366fightergroupassoc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好脏啊,啧。

鱼玄机皱了下眉,干脆不去看沾满污物的囚服,那是那些嫉妒的婆娘们们一路上落井下石的结果。

管不住自家男人的腿,就别怪他们来找我啊。

可笑。

下了囚车,在监斩官的手势下,没了丢来的“暗器”,鱼玄机就把挡脸的袖子放下了。

想洗头,不知道地狱里有没有浴汤,条件可能不会这么好,热水也将就吧。

监斩官拉着铁链拽着她走,一不小心踉跄了几步,她也没在意。

也不知道那牛头马面的长个什么样子,对了,去阎王殿时要找个机会照照镜子,看看口脂有没有涂匀。

牢狱里没有梳子,就连脸上唯一的口脂都是贿赂牢头带回来的——为此支付了她母亲留下来的、带了十年的镯子。

母亲不会在意的,毕竟她死了也有个、多少年了?记不清了。

被满身横肉的侩子手压着跪下时,鱼玄机还在不合时宜的任思绪漂流。

长长的睫毛半掩着那双明丽动人的眸子,巴掌大的小脸未施粉黛,甚至有些许没被躲开的污物沾到了脸颊。

脸上唯一的艳色在素白的对比下,艳得更烈了,像嚣张又招摇的野蔷薇。

台下的人抬头看着这个即将被斩首的女人,喧闹有一瞬间,又或是错觉,停滞了。

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,城外咸宜观里的鱼玄机,不负盛名。

监斩官咳了一声,开始念罪行书。

“罪妇鱼幼薇,现咸宜观观主鱼玄机,泼辣善妒、心狠手辣,因……”

行刑台下水泄不通,有男有女。女人们听的是全神贯注,脸上的表情或是讥笑讽刺,或是喜悦畅快;男人脸上可复杂多了。

东边李家二公子如丧考妣地看着她,旁人看了还以为要死的是他呢。

但也装的太假了,演给一个要死的人看也不上点心,还真是无语。

哦,这个人她记得,给咸宜观递了好几次拜帖,想邀请才华横溢的咸宜观观主一同游湖。

说是“游湖”,打的什么心思谁又不知道呢?

鱼玄机没答应他,理由也很简单。

瘦得像根杆子似的男人,她可挑了。

西边体型健硕、一人能杀十头猪的张屠夫满脸幸灾乐祸地笑。

这人就更恶心了,上回“流水桃笺”没抢过他人,气不过便就地打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【双】教具:编号895

【双】教具:编号895

浅鱼ShallowFis
位高权重攻x双性受(强强) 依旧短篇,很快就完结 —————— 双性人数量稀少,身体瘦弱,自出生时便由帝国统一看管。 高等贵族可按配额收养双性人,使之成为自己的性奴隶。 而为了让贵族们更了解双性人的身体构造,帝国贵族大学特地开设了一门双性人生理构造课程,课堂上会有一名无主的双性人担任教具。 *** 林怀是临时被抽调为新一届大一新生课上的教具,编号895。 他刚从双性人部队中退役,身材肌肤都和传闻中
高辣 完结 1万字
父皇轻点揍!

父皇轻点揍!

一起来挖舍利子啊
身为呈国最受宠爱的小公子,楚熙从小便为所欲为,偏偏凭借着一副好相貌,深受整个皇宫中所有人的喜爱,可谁知道的是,楚熙每天晚上都在父亲的鞭子下哭泣求饶,两口逼被轮番肏弄,父亲的大肉棒肏的他女穴里的都淌出尿水来。 训诫,重口,sp
高辣 连载 0万字
小狗市场

小狗市场

禾女
禾女的gb小短篇和gb梗聚集地,h有,清水也有: 1废妃vs傀儡皇帝 2未婚妻vs性爱玩具 3主人vs好狗狗vs坏狗狗 4女官vs皇帝vs大太监 ……
高辣 连载 1万字
清冷圣子觉醒后化身淫荡娼妇的复仇(双性大美人)

清冷圣子觉醒后化身淫荡娼妇的复仇(双性大美人)

林子大了
一心侍奉神,最为纯洁清冷的圣子,突然被告知自己是一本书的炮灰,因为意外被圣骑士长强暴,被发现后遭万人唾骂,被无数人轻贱糟蹋,最终被卖到帝国低级的红灯区,落得连最卑贱淫荡的娼妇都不如的下场。 帝国所有的男人某一天突然发现,最高洁冷淡的圣子,无意间展露的风情勾的人神魂颠倒,恨不得撕碎他的白袍为所欲为,又恨不得跪在地上舔他的脚趾乞求怜悯。 外表清冷内心认真柔软的大美人,获得记忆后被操熟了的淫艳气质与现实
高辣 连载 0万字
乾爹

乾爹

都是那颗苹果的错
我敬你如父,你却只想要上我的床。?
高辣 连载 3万字
小河(双性)

小河(双性)

Budinging
他发现了。 他发现他们班上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秘密了。 平日里只会埋头奋笔疾书的少年今天的表现十分不同寻常,红着脸轻咬着下唇,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。突然,他控制不住似的瑟缩了一下,让手上的笔掉到了地上。 韩诗弯下腰想要勾起那一支笔,可是伸了半天没能捡起来,无奈只能微微抬起臀,弯腰的更低些。 正是这样,让坐在他身后的莫海清看到了那一瞬间的光景。 是湿的。 韩诗的腿心间的那块布料,像是被什么打湿了一
高辣 连载 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