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ko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60小说网www.366fightergroupassoc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继上次阿姑煮鱼片粥但是没有把鱼鳞去掉的事情发生之后,刘平顺想了很久,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当时实在是不应该那样直白的指出来这一事实。那粥怎么都是煮熟了的,鱼鳞而已,吃掉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,左不过是有点剌嗓子,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换句话说,在自己进山神洞之前,想要这种剌嗓子的机会都还没有呢,真是山猪吃不了细糠,过了几天好日子就变得矫情起来了。

真是的,自己真是有毛病,当时为什么要说呢,好像在显摆自己知道的比娘娘多一样,要是惹了娘娘不高兴,不给村子里粮食了,那自己可真是罪大恶极了。

娘娘到底有没有给村子里一些口粮呢?

最近一直看着娘娘都在收拾他的那一片花田,也没见他有出去过之类的。但是也不一定,毕竟自己也不是时时看着娘娘的行踪。可要是运送粮食的话,娘娘自己一个人肯定弄不了啊,即使是不想声张的话,再怎么小心肯定还是有一些动静传出来的,但是现在大家都在各司其职的忙着自己手上的活儿啊,娘娘不会是不想给村子里送粮了吧……

刘平顺在摘着一把青菜,眼睛不自觉的盯着前面那个最耀眼的身影,脑袋胡思乱想着。最近他越来越担心,担心娘娘不会真的不准备给他们村子送粮食了吧,毕竟整个村子的口粮实在是算不上少。这种不安随着他在野谷的时间加长、随着天天吃下去的好东西的变多而不断地加深。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,一膀子力气无处施展,每天最大的事情就是帮厨房摘摘菜,而自己爷爷还在外面冷硬的床上硬挺着等待饥饿感的消失,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。

他曾经跟那些达禄聊天,想要凭借同村人的身份来套一套话,但是他们离开村子的时候都太小了,他们对于外面的世界忘得一干二净,反而对这个成天拉着他们说一些有的没的的“外人”产生了忌惮。他没能问出来任何有效的消息。

焦虑,焦虑得无可奈何。

他把摘好的菜拿到井边准备冲洗,然后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他的头顶响起。

“呦,真巧,”阿姑两手提着一个木桶站在刘平顺的身后看他,“我得打点水去浇花,但是这个桶装满水了以后就太重了,我拎不动,幸好你也在这儿,咱俩可以一起提过去。”

刘平顺赶紧抖搂抖搂青菜上的水,把青菜盆子往旁边踢了踢,接过来阿姑手里的桶。

在这里一段时间了,吃得好睡得好,正是长身体时候的小伙子很容易就往上窜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【双】教具:编号895

【双】教具:编号895

浅鱼ShallowFis
位高权重攻x双性受(强强) 依旧短篇,很快就完结 —————— 双性人数量稀少,身体瘦弱,自出生时便由帝国统一看管。 高等贵族可按配额收养双性人,使之成为自己的性奴隶。 而为了让贵族们更了解双性人的身体构造,帝国贵族大学特地开设了一门双性人生理构造课程,课堂上会有一名无主的双性人担任教具。 *** 林怀是临时被抽调为新一届大一新生课上的教具,编号895。 他刚从双性人部队中退役,身材肌肤都和传闻中
高辣 完结 1万字
父皇轻点揍!

父皇轻点揍!

一起来挖舍利子啊
身为呈国最受宠爱的小公子,楚熙从小便为所欲为,偏偏凭借着一副好相貌,深受整个皇宫中所有人的喜爱,可谁知道的是,楚熙每天晚上都在父亲的鞭子下哭泣求饶,两口逼被轮番肏弄,父亲的大肉棒肏的他女穴里的都淌出尿水来。 训诫,重口,sp
高辣 连载 0万字
小狗市场

小狗市场

禾女
禾女的gb小短篇和gb梗聚集地,h有,清水也有: 1废妃vs傀儡皇帝 2未婚妻vs性爱玩具 3主人vs好狗狗vs坏狗狗 4女官vs皇帝vs大太监 ……
高辣 连载 1万字
清冷圣子觉醒后化身淫荡娼妇的复仇(双性大美人)

清冷圣子觉醒后化身淫荡娼妇的复仇(双性大美人)

林子大了
一心侍奉神,最为纯洁清冷的圣子,突然被告知自己是一本书的炮灰,因为意外被圣骑士长强暴,被发现后遭万人唾骂,被无数人轻贱糟蹋,最终被卖到帝国低级的红灯区,落得连最卑贱淫荡的娼妇都不如的下场。 帝国所有的男人某一天突然发现,最高洁冷淡的圣子,无意间展露的风情勾的人神魂颠倒,恨不得撕碎他的白袍为所欲为,又恨不得跪在地上舔他的脚趾乞求怜悯。 外表清冷内心认真柔软的大美人,获得记忆后被操熟了的淫艳气质与现实
高辣 连载 0万字
乾爹

乾爹

都是那颗苹果的错
我敬你如父,你却只想要上我的床。?
高辣 连载 3万字
小河(双性)

小河(双性)

Budinging
他发现了。 他发现他们班上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秘密了。 平日里只会埋头奋笔疾书的少年今天的表现十分不同寻常,红着脸轻咬着下唇,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。突然,他控制不住似的瑟缩了一下,让手上的笔掉到了地上。 韩诗弯下腰想要勾起那一支笔,可是伸了半天没能捡起来,无奈只能微微抬起臀,弯腰的更低些。 正是这样,让坐在他身后的莫海清看到了那一瞬间的光景。 是湿的。 韩诗的腿心间的那块布料,像是被什么打湿了一
高辣 连载 0万字